任冠青《中國青年報》(2014年09月03日02版)
  為紀念中國人民抗日戰爭暨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69周年,民政部在9月1日公佈了第一批80處國家級抗戰紀念設施、遺址名錄以及在抗日戰爭中300名著名抗日英烈和英雄群體名錄。值得註意的是,在著名抗日英烈名錄中,屬於國民革命軍系統的共94人次,占到總數的近三分之一。(《新京報》9月2日)
  民政部的這一舉動,體現了國家從對抗性思維到包容思維的轉變,這種態度是對歷史最好的紀念。對在正面戰場上抗戰的英雄先烈及其後輩來說,這也是一種遲到但不算太晚的慰藉。
  由於抗戰勝利後不久,國共兩黨由合作轉向對抗,雙方的宣傳系統也進入了戰時宣傳的特殊狀態。在戰時抵制敵方宣傳,最大限度地宣傳自己的主張,創造出有利於自己的輿論,是戰時宣傳的一個重要原則和重要功能。為此,在戰時和共和國成立初期,一些國民革命軍系統的抗戰英烈沒有進入國家紀念的視野。
  可是,我們要知道,戰時思維是在特殊歷史狀況下的特殊思維,並不能合理化地延續為常態。在國家進入和平、穩定發展時期之後,如果仍然延續對抗性的特殊思維,就難免有不尊重史實之嫌。1956年9月,毛澤東同參加中共第八次全國代表大會的南斯拉夫共產主義者聯盟代表團談到中國在抗戰中的作用時說過:“第二次世界大戰中我們是一個支隊,不是主力軍。”
  但是,因為1949年之後大陸和臺灣當局的政治對立,在抗戰的歷史表述上,大陸在很長時間內都延續了對抗性思維。談及抗戰英雄,我們耳熟能詳的是朱德、彭德懷等中共抗戰將領以及八路軍的狼牙山五壯士等中國共產黨領導武裝力量下的戰士。對隸屬國民革命軍的抗戰英雄則極少提及。可是,熟知歷史的人們都知道,當時在抗戰正面戰場浴血奮戰的國民黨軍隊,同樣為抗戰勝利作出了巨大的犧牲,這是我們不應該忽略和忘記的。
  戰爭只是讓社會重回和平安定的手段。只有拋棄“成王敗寇”的狹隘觀念,才能讓我們避免成為戰爭與仇恨的奴隸,使人們更加團結,共同為社會發展做出貢獻。美國南北戰爭的例子或許可以給我們一些啟發。1864年,美國南北戰爭結束後,北軍將士想要歡呼慶祝勝利,格蘭特將軍下令阻止,並說出那句擲地有聲的名句:戰爭已經結束,叛亂者重新變回我們的同胞。受降時,北軍向投降的南軍以軍禮致敬,從槍放下至行軍途中敬禮,禮數絲毫不缺。南軍也在走近北軍時作出同樣的動作,以禮回禮。
  美國之所以能在內戰之後迅速彌合戰爭傷口,實現南北融合,不能說與他們對戰爭的處理方式無關。因為特殊的歷史原因,政治分歧可能導致內戰等極端對立事件,但是,維護國家的統一和本民族的團結,尊重歷史、握手言和是時代的需要。紀念為戰爭犧牲的革命先烈,是為了讓我們懷著真摯的感情,珍惜今日和平的來之不易。而社會和平的社會基礎,是人與人之間、政黨與政黨之間的包容與和睦,而不是排斥和敵對。
  這次民政部將很多國軍烈士列入抗戰英烈名錄,是一次巨大的進步。它反映了中國共產黨對歷史的尊重和對不同黨派的包容之心,更重要的是,這是對戰時對抗思維的摒棄。這一舉措也告訴我們,紀念戰爭的最好方式不是激發仇恨,而是弘揚人性中美好的部分。  (原標題:摒棄對抗是紀念抗戰最好的方式)
創作者介紹

Juicy Fruit X

bvdfnvudlwb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