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頂“中國最年輕的工程院院士”“中國動物克隆體系創始人”等光 環,擔任國務院常務會議批准、經費約200億元的重大科研專項 副總工程師,中國工程院院士李寧近日卻因侵吞科研經費被批捕。 在新中國的科學史上,52歲的李寧很可能成為首個被取消院士稱 號的“兩院”院士。這個曾公認前途無量的科學家為何卷入腐敗?據新華社電
  擔負百億元級課題 兼任“運動員”“裁判員”
  根據中國農業大學官網發佈的簡歷,出生於1962年的李寧1982年大學畢業後,在2007年當選為院士,堪稱“罕見速度”。他所負責的科研課題同樣重大:其中的“轉基因生物新品種培育科技重大專項”2008年經國務院常務會議批准立項,投資約200億元。
  李寧團隊曾創造了多項世界和全國“第一”:如世界最大的克隆牛、中國第一頭克隆豬等。僅中國農大生命科學研究中心的數據顯示,2006年至2010年的5年間,國際論文、省部級獎項等“學術產出”中,李寧占據其所在院系全部獎項的一半多。與之相應的是,其獲得經費的“吸金”能力在業內也“屈指可數”。
  同一時期,李寧所在的生物學院獲得科研項目達374個,獲得國家及各類經費達6.8億餘元。
  “李寧最受爭議的,就是他既是專項主要負責人、把關者,也是數十個子項目的負責人或顧問。”一位知情專家表示。
  參股控股辦多家企業“殼公司”撈錢致“出事”
  記者調查瞭解到,長期擔任重大課題負責人、國家重點實驗室主任的李寧,還參股或控股開辦了多家企業。正是通過“殼公司”參與課題、撈取公款,直接導致其“出事”。
  根據工商登記資料,李寧名下企業分佈在北京、無錫等地。成立於2009年1月19日、註冊資本為1000萬元的“北京三元濟普霖生物技術有限公司”,就是一家以李寧為法人的公司。
  就是這家“只見其名難覓其蹤”的企業,卻屢屢參與李寧承接的國家課題,進而獲得國家經費。
  根據巡視整改通報,李寧等人承擔的、農業部牽頭組織實施的“轉基因生物新品種培育”重大專項有關課題,正是套取經費事發的導火索。儘管被侵吞的具體金額尚未公佈,但記者在一份《轉基因生物新品種培育科技重大專項重點課題申報指南》 中看到,該科研專項旗下單個子項目的規模為200萬元至300萬元。同時承接多個項目的濟普霖公司,掌握的經費估計至少上千萬元。
  知情人士介紹,與多數專家與學生團隊一同承接課題、使用經費不同,李寧採取的“專業化公司、專業化運作”近來十分“流行”。“名義上是有利於課題的專業性、延續性,實際上,便於開票報賬也是重要目的。”
  一位省級涉科研部門的經費管理辦公室負責人坦言,上述做法不是孤例。“這幾年企業參與省里科研項目的不少,但效果待觀察。像上市公司那麼大的賬目流水,很容易以各種科研名目報銷掉幾百上千萬的經費,甚至查出有企業將經費挪用在房地產上,簡直把基層科研經費當個‘筐’,是啥都敢往裡裝。”
  觀察
  科研管理行政化、功利化引發“吸金”亂象
  李寧案暴露出我國科研經費管理方面諸多制度性漏洞:
  將經費結餘作為研究人員個人收入,為何成“默許”的明規則?
  一位“211”院校青年課題負責人表示,經費如果花不完,按理應上交,但大多時候沒有人這麼乾,而是設法“吞掉”。“有人年年找學生要火車票報銷,一個課題三五人,一年的火車票卻天南海北幾百張。”中國科協一項調查顯示,科研資金用於項目本身僅占約四成。這意味著大量科研經費流失在項目之外。“高等院校教職工收入偏低的背景下,經費結餘長期是校方默許的額外收入。”上述負責人表示。
  借助企業參與科研以便“報賬”為什麼不受監管?
  與李寧類似,在此次曝光的教授套現經費案件中,已被判刑的陳英旭同樣是利用國家重大專項總負責人的便利,將關聯公司列為課題外協單位,再通過虛假髮票、虛假合同套取經費。
  科研管理行政化、功利化易引發“吸金”亂象。
  一位科研人員說,當前,科學界存在一種不正常的現象:評價科學家的標準不是看其學術水平、業界口碑,而是看其是否能吸引和占有大量資金。由此也造就了一些“科學家富豪”。中國教育科學研究院研究員儲朝暉認為,當前,一些科研項目的開展目的不是為了創造生產力,而是為了滿足高校和科研院所的行政考核和經費指標。由於缺少公平專業的評估、監督機制,一些科研人員為了獲得經費不擇手段。  (原標題:“最年輕院士”借空殼公司撈錢)
創作者介紹

Juicy Fruit X

bvdfnvudlwb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